利比亚冲突或成“代理人战争”

7月

利比亚冲突或成“代理人战争”

利比亚冲突或成“代理人战争”
原标题:利比亚冲突或成“代理人战争” 近期,持续动荡的利比亚局势再度升温,不仅国内两大对峙势力军事对抗愈演愈烈,埃及等域外国家也扬言出兵干预。伴随着大国博弈的加剧及国内形势的持续恶化,利比亚和平前景堪忧。 土方介入反转战局 近期,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在土耳其的直接军事支持下,逐渐扭转之前的作战颓势,从俄罗斯、阿联酋、沙特、埃及、法国等国支持的利比亚国民军手中夺回瓦提耶空军基地和泰尔胡奈市。尽管外界呼吁利比亚交战双方自6月8日起停火,并提出多项促进利比亚和谈的举措,但支持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组织发言人穆罕默德·格努努表示,民族团结政府总理萨拉杰呼吁麾下武装继续向利比亚北部港口城市苏尔特推进。 利比亚媒体评论称:“不可否认,土耳其的军事和技术支持让民族团结政府突破哈夫塔尔对的黎波里的包围,改变了力量对比。”法国媒体评论称,在长期的进攻后,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目前更多处于守势。 域外各方加速角力 在利比亚战局陷入胶着的背景下,域外相关各方持续展开战略角力。 埃及扬言出兵。据埃及《金字塔报》报道,埃及总统塞西6月20日在视察西部军区时发表讲话称,埃及有干涉利比亚的合法权利,塞西要求埃及军队为遂行该国境内或境外的任何军事行动做准备,称埃及军队有能力保卫自己的国家。塞西还警告称,不允许任何势力对埃及西部边界的安全构成任何威胁,并指出利比亚的苏尔特和朱弗拉地区是埃及的“红线”。21日,埃及外交部长萨迈赫·舒凯里对外表示,埃及一直努力推动利比亚问题的政治解决,军事解决利比亚问题将是埃及的最后选择。 对于埃及的出兵言论,外界反应较为强烈。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发表声明称,塞西的讲话“是对利比亚内政的干涉,是对利比亚主权令人愤慨的侵犯,可被视为宣战”。声明还称,国际社会承认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是利比亚国家唯一的合法代表,只有民族团结政府才有权确定协议和联盟的形式及类型”。阿联酋表示,支持埃及总统塞西的上述言论,支持埃及为维护国家安全采取措施。美国务院表示,埃及总统塞西的言论反映各方为停火付出努力的重要性,美国对埃及此前就重启联合国谈判的努力表示肯定。 对弈大国喊话。法国总统马克龙6月22日在与突尼斯总统凯斯·赛义德会晤后表示:“我们不会容忍土耳其目前在利比亚扮演的角色。”马克龙指出,法国反对任何对利比亚的外部干涉,土耳其支持民族团结政府是“玩危险游戏”。马克龙强调,其他国家都在减少介入利比亚局势,土耳其却插手更多。 对于马克龙的指责,土耳其外交部6月23日发表声明称:“法国多年来支持利比亚非法机构(指利比亚国民军),对利比亚冲突负有主要责任。”对于埃及的出兵威胁,土耳其称,埃及的军事干涉不会动摇土耳其支持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的决心,民族团结政府的部队将在土耳其的支持下继续对苏尔特和朱弗拉发起进攻。 多数国家劝和。6月23日,阿拉伯国家联盟召开利比亚问题部长级会议,阿盟秘书长盖特在会后宣布,“利比亚危机的国际化令人担忧,利比亚正处于危险关头”,阿盟反对“有关国家违反对利比亚武器禁运并派遣雇佣军行为,拒绝外国势力对利比亚的公开军事干预”。他强调,阿盟“坚决维护利比亚的国家统一与独立,政治解决是稳定利比亚的唯一途径”。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22日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互通电话讨论利比亚问题,双方一致认为迫切需要在利比亚实现停火,利比亚各方应迅速恢复谈判。美国白宫当天在一份声明中称,美法领导人重申,各方的军事升级行动须立即停止,防止利比亚冲突更加复杂。 将陷“拉锯战” 从利比亚局势的演变看,正如外媒评论所称,利比亚内战目前表面上是利比亚国民军与民族团结政府的权力之争,实质上却牵涉域外大国多方博弈,决定利比亚局势的关键既不是利比亚国民军,也不是民族团结政府,而是同二者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外部势力,利比亚冲突已沦为“代理人战争”。 综合来看,在域外势力公开或暗中支持下,利比亚国内战局短期内呈现“一边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利比亚国民军和民族团结政府或将陷入“拉锯战”。 值得注意的是,利比亚两大战略城市苏尔特和朱弗拉必将成为近期各方争夺焦点。苏尔特距的黎波里约450千米,位于的黎波里和国民军旗下重镇班加西之间,是利比亚重要的石油门户,战略位置极为重要。朱弗拉位于的黎波里东南约650千米,是利比亚战略性空军基地所在地,外界认为,控制朱弗拉空军基地几乎意味着控制半个利比亚,进可攻退可守,且直接辐射和威胁埃及的西部边界。 可以说,苏尔特和朱弗拉不仅对利比亚战局具有重要意义,对埃及等国的安全和能源利益也至关重要。未来,利比亚两大对峙势力对两城的军事争夺,必将引发相关国家深度介入,进而导致中东地区新一轮动荡。(杨忠洁) (责编:陈羽、岳弘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